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令仁 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08日  

2010-07-08 16:4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李银河等人的换偶观说起<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前些年盛行于坊间的换妻,使我想起古人把女人鄙视为衣服,意为换个女人如同换件衣服那么地随便。沉溺于此道的李银河很快发现了“换妻”一词蕴藏的女权问题,不失时机地改为“换偶”。意在强调“女权”,强调女人也可以换夫。无论怎么强调,不管是男是女,还是要像衣服似的换来换去。那李银河把此道比做吃饭,“换偶”如同吃饭换个口味而已。无独有偶,另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方刚觉得把“换妻”改为“换偶”尚不过瘾。又从英文的单词释义中挖掘出了所谓的专著论文,再融入中国此道的国情,将“换偶改为“共偶”。还列举了大量的调研案例证实,在中国从事这类行经的人们有换着交的,有三人、四人甚至多人共同性交的,所以得更名为“共偶”。在这些人的眼里,中国人的性还真是怎一个“换字了得”。一时间,在李银河等大师的努力下,眼看被中国法律叛定为聚众淫乱罪的犯罪行经,大有其理论体系架构完成之势,当然这些大师也没忘了用“维护人权”来做理论基础。

按照李和方等的说法,身体是一个公民的私有品,自己的身子想怎么用、愿意给谁那是自己的人权。这听起来还真有点靠谱,特别是近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时不时的拿人权来打压中国,搞的中国老百姓一听到有人为自己争人权,总觉得有点亲切的感觉,因为人家毕竟在替咱老百姓争权。尤其是李银河这样的名人之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那她争的人权肯定得要,肯定要得。专家就是专家,什么事儿到了她们那儿总能弄出许多正常人参悟不出的道理来。

可是,当我们顺着这些大师的“专著论文”和“研究成果”看去,才发现她们所追求的“人权”其实就是民间大白话说的“乱搞”,就是中国现行法律所指的聚众淫乱之罪行。为了宣扬“换偶”“共偶”,她们否定了相关的伦理道德和做为一个健全成年人基本的行为规范;煽动追随者们一起反对法律。“希望大家发出自己的声音,坚决反对和阻止对王教授的有罪判决”“ 爱国的朋友们,大家起来保护国家的形象,保护涉案人员的人权。”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0hvyo.html) - 惩罚换偶,世界罕见_李银河_新浪博客(引用李银河的原文)。其文章中引用大量的所谓调研数据,来证明聚众淫乱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贡献;用大量的文字来表述参与聚众淫乱者因此幸福指数得以提高了、婚姻和感情也更加完美了,家庭关系也更加和睦了。“性方式的多元化,都不会败坏社会风气,它可能会使传统社会习俗有所改变,它更可能增加活动参加者的幸福指数,满足其个人多种多样的有时甚至很奇特的欲望。”看来这人权还不得不要,构建和谐社会也指望得上啊。

当然,她们在力挺淫乱的同时,也亮出了一个前提就是“私密、自愿、成人”。这个前提和所谓的人权捆绑在一起,似乎中国的现行法律还真该改改了。那聚众吸毒、赌博的人只要遵循“私密、自愿、成人”的原则,就是中国人权的捍卫者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偷偷摸摸的不能见人的勾当不能被李银河等人的现代文明所推崇?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她们所谓的私密:在李银河等人看来,那些聚众淫乱者是私密的。可时下却有那么多的参与者和好奇者,其中不乏急于跃跃欲试的未成年人。就连李银河这样的专家学者们都纷纷起来出书立作,大赚稿费了,还有私密可言吗?还说什么无伤社会风化。

 我们知道,真正的私密是无法聚众的。只要是聚众就得有人先行联络,张罗时间、地点、参加人员等要素。那个已经被判刑的教授在法庭上虽然不承认自己是组织者,但是他坦白了通过网络等公众媒体,利用QQ群会话、交友等方式来实现的聚众淫乱。

这就是说,他们在淫乱行为发生时也许是私密的,而要达到这个聚众淫乱的目的就必然会有一个非私密的行为过程方能实现。很难想象,没有外界的宣传干预乃至引诱,那么多的淫乱者就在一个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里同时觉悟出在一起发生另类的性关系。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得不对她们所谓的“自愿”表示怀疑了。因为在这个“聚众”的过程中,已经产生了诱惑、引诱之实。那个南京的教授就是通过网络对聚众淫乱产生了好奇心,继而堕入淫乱之道。并且,那位教授自己坦言:曾对参加聚众淫乱的五对夫妻询问,结果有两对认为淫乱可取;有一对认为是为了赶时髦,感觉不好不坏;有一对的妻子做了一次后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快感,再也不愿做了。

那对自称赶时髦的夫妻,首先是受了李银河们的影响,如上所述,李银河公开发文称,“它更可能增加活动参加者的幸福指数,满足其个人多种多样的有时甚至很奇特的欲望。”;其次就被是公众媒体上的那些聚众淫乱者,为了扩大此道而发布的《感言》、《经历》、《故事》之类的文章所诱惑。

而那位“做过一次后产生了挥之不去的不快感”之妻子,无疑是聚众淫乱行经的受害者,她当初参与的动机也是颇具代表性的。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参与者是为了自己的丈夫而被动、甚至是被迫参与的。她做为成人,最终迈出那聚众淫乱的坎不知要经受多少次丈夫的软磨硬泡、经心策划;还有来自专家学者的说教,丈夫精心挑选的女伴们的现身说法;甚至丈夫提出的诸如离婚等条件的威逼。我们知道,聚众淫乱者追求的是单纯的性满足,单纯的性行为不一定有情,那如果她是自觉自愿的一个聚众淫乱者,又是成年人、有足够的心理和生理准备、完全知情,怎么会做了一次后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快感,再也不愿做了呢?

当然,有人会说这只是个案,没有调查报告就不能说其具有代表性。那李银河等专家学者拿着纳税人的资金所做的所谓调查又有多少可信度呢?看看李银河相关的字里行间透出的全是“性”福的聚众淫乱者,怎么就不见不“性”福的案例?难不成连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都有争议的“换偶”、“共偶”,到了中国就这么的不出意外?那说明国人的文明化程度已经炉火纯青,无人可及了。那国家就用不着花钱养着李银河这样的专家,一会儿替同性恋提交议案;一会儿又为一夜情写论文。

我之所以撰写此文,是因为李银河对培养她身边的那个小壮壮尚能持“顺其自然”的发展观,怎么就对聚众淫乱者的人权及行经那么的不能“顺其自然”?在法院一审判决南京那个教授的聚众淫乱罪后,还向世人支招,今后在淫乱的时候参加人数限三个人,以避开法律的惩罚。我不知道你的这种打神圣国法之擦边球的高招,会不会影响到身边的那个小壮壮,不管你将来打算把他培养成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李银河等专家支持的乱伦、孩子也有性权利、一夜情以及人与兽交、“换偶”“共偶”等言论,对中国妇女儿童有无不好的影响。小孩子有了性权利,乱伦也不存在道德问题。那为人父母者就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与自己的亲骨肉性交了,也不用理会自己的孩子是否成年。那邻家小孩呢?养子养女呢?至于小孩子是否真正支配了自己的性权利,只有天知道,因为大人哄小孩嘛,何况还是自家的小孩子。

其实,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专家学者们拿着人民政府的高额薪金,享有人民和国家给予的荣誉与地位,却总在所谓的“人权”与没有犯罪之间公然与法律对峙。用借以获利的文字来肆意扭曲道德和社会风尚,其言论已经成为那些淫乱者诱惑“猎物”用来冼脑的抹布。

既然强调“私密”的特性,既然也承认只是少数人的满足方式,就让顺其自然吧。如果有一天,乱伦不受道德约束和谴责了,那今后家庭成员之间的强奸案也就很难在中国的法庭立案了。因为你听说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审判过几宗夫妻间的强奸案?不是中国法庭不够严肃,而是关起门来发生的家庭“性”暴力很难取证的。

既然强调“自愿”,那专家们就不要插进去宣扬鼓噪了,就让那些热爱此道的人们自娱自乐得了。省得人家觉得总有人在偷窥,总有人在效仿。

既然强调“成人”,就静下心来为未成年的下一代想想。大人们乐此不彼的“美事”,可千万别成了后代们的主流“性”事。那样的话,人类社会的服装业将会遭遇灾难性的颠覆。最重要的是多年后,中国的孩子们就会像小蝌蚪那样找啊找啊,却怎么也找不到亲生父亲。而唯一能找到的亲人母亲,却又抢先替她的儿媳占用了小俩口的生育指标,为亲生儿子生了一个非子非弟的怪物。

我十分忧虑地希望李银河,你可千万不要在哪天又弄出一文章来:人可以不穿衣服出入公共场所,便于发情时随时随地、随心所欲。那篇文章的题目也别起名为――为了人权!

我也十分忧虑地希望李银河的追随者们,千万不要再对全国人民深沉地感叹:你们学浅识薄,不懂李老师的心!不知道李老师的真正用意和苦心,她是为了……!其实大多数国人是不傻的,只是为了那些在磕磕绊绊的交响曲中建设着充满希望的家庭,为了孩子们,你们就别再陪伴着李银河坐在烟囱上写文章了。尽管她写的文章富有学术价值。

最后,我提醒李银河本人,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对现行法律有不同意见可以通过正当途径提交议案,你有这个权力和条件;当现行法律在废止前每一个公民有责任和义务尊循和维护它的完整性,你也不例外,你也同样没有权力践踏和破坏法律的威严和神圣。这在美国也没有例外,因为世界各国迄今为止还没有哪部法典或法律是尽善尽美的,没有瑕疵的;即使你提交的方案没被采纳,只要你认为有必要,那你应该充分展示你专家学者的才华和胆识,与有关当局周旋。而不是煽动民众来骂街滋事,这不是一个人大代表的所为。你也不要再动辙拿美国的开放、文明、人权来说事儿,认为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只不过在美国像你这样的言论难以引起涟漪,你达不到愚弄百姓、赚取稿费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